873.48万元(关于价格计算请参见中国经营报《大

 电线价格     |      2019-06-05 13:18

  近日,从第三方咨询机构——中缆在线月份电线电缆集中采购控制电缆、计算机电缆标段(JCPS-CWEME2013-NDDL003包3)唱标一览表。本标段电缆产品“材料定额总价”约为768.49万元人民币,而最低投标价格却不到643万元人民币,加价幅度为-16%,导致“大品牌”企业直接弃标!如此现象,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从上表中看到,投标企业中仅有两家在中国机械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百强企业名单(由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中国机械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百强企业名单)中,分别是新疆特变电工集团有限公司和天津塑力线缆集团有限公司,但均无奈以弃标来结束此次投标,此现象不但震惊业界,更是引起相关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

  据悉,全国目前有大小电线、电缆、光缆及电工器材制造企业近万家,其中99.647%是中小型企业,而一些中小企业产品没有质量保证,没有资金保证,更没有信誉保证。不言而喻,以恶意压低价格抢夺市场的现象较为普遍。

  相关中小企业的恶性竞争手段直接导致线缆市场混乱不堪,严重影响行业发展,其三大主要影响因素为:销售方式混乱、地方保护严重、付款方式不合理。其中,销售方式混乱现象颇为严重。招投标作为电缆行业最为常见的销售方式,据悉目前有超过80%的招标企业采用最低价中标。正由于很多竞标缺乏统一标准,恶性竞争情况严重,甚至一些没有许可证的微型企业也能依靠关系参与竞标,然后以低于成本价的竞标价格中标,最后提供的则是不符合质量安全标准的产品。

  当相关违规、违法企业以低价中标后,则采取恶劣手段来谋取利益——以次充好,以坏铜裹好铜、缺米短码等,其后果是给招标项目造成潜在隐患,甚至直接导致重大事故的发生:5月31日和6月3日,吉林和黑龙江发生两起特大火灾,共造成120人死亡77人受伤,经济损失超1亿元,火灾原因分析都与电缆有关,其源头在于电缆质量存在问题。6月5日早上,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地铁发生火灾,约4500名乘客被紧急疏散。俄罗斯紧急情况部的官员说,可能是电源线日夜,上海市中心部分区域,包括静安、普陀、黄浦、徐汇部分用户遭遇大面积停电“袭击”,2号线部分区段停运。停电原因查明是:5日20时37分,上海电网浦东至浦西一500千伏输电线缆发生故障,造成市中心三座变电站失电,损失负荷约8万千瓦。

  可见,招标市场的恶性竞争若得不到控制和引导,不但违反招投标市场的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对于行业的有序发展与做大做强是巨大障碍!其结果必然是造成:产品质量无保证,行业发展难落实,建筑安全无保障,人民安全受威胁。

  如何打造规范、竞争有序的招投标大市场,营造公开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提高招标采购的透明度,惩治和预防腐败,已成为迫在眉睫的大事,亟需政府相关部门、行业协会合力解决。为中国的招投标市场负责,为行业负责,更为社会负责。

  如果说“低价”只是电缆招标诸多乱象中一个最容易被观察到的现象的话,那么,电缆产业产能过剩的生存状态则是另一个表象。由于监管不力,制度缺失,已经让电缆行业陷入竞争与发展的恶性循环,由此记者再次深入一线,试图还原行业的生存现状,并希望相关监管部门关注“价不抵料”带来的假冒伪劣产品引发的社会安全问题。

  低价中标,尤其是“低于成本价中标”,已经成为危及行业生存的重大问题。而电线电缆行业由于占据中国电工行业四分之一的产值,是中国仅次于汽车行业的第二大行业,因此电缆行业的问题也就势必波及到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

  《中国经营报》(2013年6月3日《大唐电缆“超低价”招标暗门起底》)的报道中,中国经营报披露了大唐虎山电厂工程1~3kV电缆Ⅱ标段中标公示企业存在低价中标情况。根据“中国大唐集团公司2012年11月、12月集中采购招标开关柜、电缆及桥架、国产阀门设备中标结果公示”以及记者获知的招标文件等信息资料,中国经营报邀请了第三方机构中缆在线对相关标段的电缆产品进行材料成本价格核算与分析。经《中国经营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绝大多数的中标情况都指向了低价中标甚至价不抵料。这种现象并非个案。“‘超低价’招标已经成为引发行业恶性竞争的导火索,必须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在记者采访中多位行业专家如是说。

  “在大唐集团虎山电厂工程1~3kV电缆II标段(JCPS-CWEME2012-DL071)的中标结果中,安徽宏源特种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两家预中标企业的投标报价分别为1,500.12万元和1,597.04万元,分别低于第三方机构核定的材料定额总价1,873.48万元(关于价格计算请参见中国经营报《大唐电缆“超低价”招标暗门起底》,以下同)20%和15%的幅度。”

  不仅如此,据记者了解,“在大唐集团虎山项目控制电缆II标段(JCPS-CWEME2012-DL074)的中标结果中,预中标的两家企业安徽华源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宏源特种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其投标报价分别为322.06万元和324.58万元,分别低于核算的材料定额总价408.10万元的21%和20%。”

  且“在计算机电缆I标段(JCPS-CWEME2012-DL077)的中标结果中,预中标的两家企业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华源电缆集团有限公司投标报价分别为97.72万元和147.37万元,分别低于核定的材料定额总价154.74万元的37%和5%”。

  对此,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线电缆分会副秘书长吴士敏表示,“我们一直极力反对低价中标的这种事情。低价总是有一定限度的,你不能低于材料的成本,假如低于材料的成本,最后在材料使用上使用假冒伪劣,从法律角度就是一种违法的行为。”

  记者在对电缆企业进行一线采访调查时发现,当下很多电缆企业的设备利用率不高。安徽航天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的一位黄姓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我们的设备利用率不到60%。现在市场上铜的价格不稳定,通常都是有订单后才生产。如果再有库存,风险就更加难以控制。”事实上,在安徽省无为县长淋工业区里,这家产值能达到几亿元的企业经营得还算可以。“我们的银行负债还少一点,有的企业银行负债很多,如果不生产不行呀。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说话的时候,肖刚的语速并不快,可以看得出,他很喜欢反思和总结,话语中总是透漏着对过去事情的总结。[详细]